财新传媒
2017年10月16日 21:22

诺贝尔文学奖有世界意义吗?

诺贝尔文学奖有世界意义吗?
作者按:
 
这是我一篇20年前的旧文。近来又重新在网上流传。许多读者误以为是我最近写的。当时写此文时尚无任何华语作家得奖,也没有人“在望”。所以没有具体针对性。如今被重发,可能会被误会是针对获奖者,所以特此声明。
 
在这二十年中情况有很大变化,最重要的是中国文学作品被译介到外国的大大增加,许多中国作者进入了外国文学界的视野,而且不仅是诺奖,已经有不止一人得其他重要的国际文学奖。如今重读旧文,也许对某些现状的描述有点过时,但自己感到基本观点没有变。除了个别专业研究者很难互相比较外,就广泛性而言,中国读者对外国文学了解还是大大超过外......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5日 20:06

又一棵大树倒下了

又一棵大树倒下了
何方走了!又一棵大树倒下。尽管人终有这一天,95岁也算高龄。但是刚接到噩耗,仍感突然,难以接受。特别是已经约定10月5日与杨成绪一起登门探望,却晚了一步,缘悭最后一面,成为永久的遗憾。
 
无论资历、年龄、学识,何方都是我和乐民的前辈,而进入老年以后,成为无话不谈的至交,谊在师友之间。2008年乐民先走,何方十分悲痛,曾为长文悼念,引为挚友。近年来,故人凋零,不断接到讣告,自然规律不可抗拒。我每当至亲好友离去,总是一时间失语,要好久以后才能理出思绪。此时此刻,黯然神伤,百感交集,似有许多话要说,却又不知说什么好。想起何方85岁时,乐民曾写“仁者寿”横幅为......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1日 15:55

倡导公益慈善文化,莫以小人之心度人

倡导公益慈善文化,莫以小人之心度人
8月31日,我应邀参加了传一爱德基金成立仪式。朱传一先生曾是社科院美国所的资深研究员,是美国所创始元老之一,与我共事多年。如今以他的名义成立公益基金,无论是同事之谊,还是涉及我也关心的公益事业,我当然乐于支持,积极与会。到会后发现公益界著名学者和行动者,老中青济济一堂。会议前半是缅怀朱传一先生对社会保障、慈善公益事业的先驱作用和事迹,很多内容很动人,后半是讨论。
 
朱传一的贡献
 
朱传一作为这个领域的先驱是当之无愧的。改革开放初期,当时国内对美国了解甚少,他到美国考察,接触各方人士,带着的问题就是美国的生命力从何而来。从一开始,......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9日 21:10

外交家顾维钧的幸与不幸|重读《顾维钧回忆录》有感

外交家顾维钧的幸与不幸|重读《顾维钧回忆录》有感
我在不同场合曾引用顾维钧的话:国家是不能玉碎的。此语来自《顾维钧回忆录》。这部自述较之一般回忆录都客观、冷静而翔实。大部分涉及民国时期的外交,是中国近代外交史的珍贵参考资料。多年前我曾撰长文略述本人阅读心得。现在着重介绍他关于外交的一些观点,兼及可能从事与列强进行重要谈判的中国代表应有的训练。这是他根据丰富的实践总结出来的,在当时既有针对性,对后世也有普遍意义。
 
外交工作原则
 
从《回忆录》分散的叙述中概括起来,有以下几点:
 
1)“必须非常敏锐,注意每一个细节,看看有否隐藏的含义,遇事......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9日 20:47

坎坷又幸运的创业——读《风疾偏爱逆风行》有感

坎坷又幸运的创业——读《风疾偏爱逆风行》有感
承蒙李景端兄赠我这本自述,捧读之下,感慨万千。
 
我与老李是同代人,而且是清华老校友,我是1951届毕业,原以为自己是清华最后一届文科毕业生,他提醒我说他52年还在清华,那才是文科最后一年。开始相识是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我在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时,事因是我们要出版国际会议论文集,介绍人是我们所的研究员,也是清华老校友施咸荣。施君是外文系的,比我低一班,原来在外国文学出版社工作,所以与出版界熟悉。我对李景端第一印象是较少书生气而是非常干练的行动者。那时像我们这种没有经济效益的书很少出版社愿意承接,何况我们还要出英文版。他初次见面,毫不客套地直言有困难。后来不知施......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1日 18:01

小国办大事——卡塔尔见闻

小国办大事——卡塔尔见闻
最近中东一个微型小国卡塔尔忽然进入了矛盾漩涡,成为国际关注焦点。本人一向对这个地区的潘多拉盒子视为畏途,无意对这个错综复杂的局面加以评论。只是想起2014年我机缘凑巧得以访问这一神奇的小国,留下深刻的印象。回来着手写“小国办大事”一文,但写了一半,他事插入,就此搁下。当前的新闻又使我联想起那次的印象,检出未完成的旧文加以续完,记下当时感想。
 
我有幸访问多哈是作为特邀嘉宾参加第6届“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这是一年一度的名副其实的“世界性”盛会,规模宏大。这一届参会者有来自世界各国1500人。从一上卡塔尔航空公司的飞机起,我一......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4日 13:37

《有琴一张》发布会(综合稿)

《有琴一张》发布会(综合稿)
围绕《有琴一张》一书的出版,6月21日在北京出版集团举行了发布会,作者与作曲家、清华老校友茅沅对谈,王立平、吴敬琏和秦伯益等嘉宾发表了谈话。7月8日作者又应邀在《北京青年报》“青睐有约”做了讲话。现发表6月21日发布会纪要,资中筠的讲话是6月1日与7月8日两次讲话的综合。
 
 
主持人安东(北京出版社副总编):
 
感谢大家光临资先生的新书发布会。北京出版社非常荣幸资先生能够把书交给我们出版。(简要叙述北京出版社的历史沿革及其重要出版物此处略)。《有琴一张》是资先生的音乐小传,她结合自己音乐故事讲述人生感悟及其同音......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0日 11:23

6月——音乐月

6月——音乐月

今年我的6月可称“音乐月”,基本上忙于与音乐有关之事。

围绕新书《有琴一张》出版,看封面设计、发图片、发布会种种琐事、签名……似乎隔两天就有一个问题待解决。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9日 18:39

百年前如何认识“大国民”

百年前如何认识“大国民”
我曾为文介绍1912年(民国元年)出版的《新国文》—共和国教科书。前一阵有海外留学生毕业致辞引起一场匪夷所思的喧嚣,无端又扯到“爱国”问题,使我再次想起百年前的小学教育。其中涉及与中外有关的课文,值得今人借鉴。权且做一次小学生,抄录几课,发表于此。这套书是小学课本,当时分初小(四年)和高小(二年)。初小课本中已经有关于外交、世界大势和待外国人之道的课文。我只从高小(相当于小学五、六年级)的课本中摘录有关课文。两年共六册。原文为文言,但浅显易懂,不必再翻成白话。新式标点为笔者所加。黑体字为原文加重点号的文字。

大国......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4日 13:35

今夕何夕?有缘千年古琴

今夕何夕?有缘千年古琴

昨晚我应邀参加了一次古琴雅集。原以为只是一场普通的古琴演奏晚会,却成为毕生难得一遇的古典美的享受,而且大开眼界。

这次雅集,名为“十琴存古”,是为纪念著名古琴家管平湖先生诞辰120周年的系列活动之一,在一间名为“君馨阁”的茶室举办。桌椅、装饰当然都是传统中式,典雅而朴素。主办单位有一长串,不外乎有关传统文化和古琴音乐的组织,我无法一一复述。主办人中我惟一认识的是著名作曲家王立平先生,他的作品和名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