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资中筠 > 文章归档 > 2018年四月
2018年04月26日 10:14

资中筠:有感于冯友兰的“反刍”

资中筠:有感于冯友兰的“反刍”
冯友兰先生晚年失明,在那种情况下,完全以口授的方式“吐”出其所学,继续完成了《中国哲学史新编》,他自己戏称为“反刍”。我琢磨这句话,忽然想:如果我现在双目失明,不能再阅读,肚里能有多少东西供反刍呢?不觉为之憬然、竦然,不胜惶然,因为我觉得真是腹中空空,真正属于自己的学问太少了。——资中筠
冯友兰先生晚年失明,在那种情况下,完全以口授的方式“吐”出其所学,继续完成了《中国哲学史新编》,他自己戏称为“反刍”。我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是很多年前在他家里听冯先生自己说的。他那时还有一些听力和视力,不过阅读已有困难,在我致问候时,......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23日 09:31

资中筠:古德诺劝进了吗?

资中筠:古德诺劝进了吗?
近来忽然想起上个世纪写过的一篇旧文,主要是辨明美国政治学家古德诺在一件公案中的作用。当时写这篇文章并无任何现实由头,只是偶然见到美国外交档案中有关此事的文献,出于好奇,认真研究了一下来龙去脉和古德诺的原文,感到与流传的说法不尽相同,遂成此文。最初发表于《读书》。后收入《自选集》。国人有一种惯性思维,好像一切坏事都是外来的影响:复辟君主制是受外人蛊惑;促进民主,也是外人别有用心。这篇文章与古德诺的功过无关,只是客观陈述当时的事实。现重发于此,以饷对这段历史有兴趣的读者。题目及一些关键词有所改动,读者当能谅解。为节省篇幅,注释省略。——资中筠
 
(首发于19......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9日 09:26

资中筠:经骂与不经骂

资中筠:经骂与不经骂
有人“经骂”,有人“不经骂”,正好是一枚钱币的两面。毋宁说,西方社会正是建立在公众有权“骂”,在朝者“经骂”的基础上的。“经骂”是义务,无关个人修养,即使“龙颜”大怒,或恨得牙根痒痒,也无能为力。一旦这一契约遭到破坏,那才会动摇根基。——资中筠
 
什么人“经骂”,什么人“不经骂”
(本文首发于2004年)
 
读上海《文汇报》载《经骂与不经骂》一文,谈及两个被骂......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2日 09:17

由宋朝汪藻文章想起大学生辩论竞赛

由宋朝汪藻文章想起大学生辩论竞赛
雄辩之才并非自今日始,是一门极为古老的艺术,差不多与人类的思辩能力同时发展起来,而且中外皆然。试看多少流传千古的名篇巨著都是为自己所坚信的真理而辩。中国士大夫有许多缺点,但是有一个极宝贵的优良传统,就是讲气节,“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而且有高度的责任感。——资中筠
 
(本文首发于1996年)
 
病中闲翻钱基博著《中国文学史》,见宋朝有一汪藻(字彦章),是四六骈文大家。文章上承苏、欧,集宋人四六体之大成,书中称他“属对精整,擅绝一时”,“感激顿挫,意到笔随”。他不但擅长骈文,古文也写得好。此公历......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09日 09:36

陈丰:父亲陈乐民最后的心迹与关怀

陈丰:父亲陈乐民最后的心迹与关怀
清明刚过,选登一篇陈乐民先生之女陈丰在编辑其父最后一本文集《给没有收信人的信》写的“编者的话”,通过整理她父亲的一些遗稿,勾起一些往事的回忆以及对父亲思想火花的再认识,这些被陈先生称为“碎石”的文章,体现了这位博古通今、兼善中西的知识分子最后的心迹与关怀。——小编
《给没有收信人的信》
编者的话
 
文|陈丰
 
这是我父亲陈乐民先生最后一本文集。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05日 16:23

资中筠:谈大学“评估”

大学“评估”之事非自今日始,教育部的“钦差大臣”无关年龄、无关性别、无关妍媸,甚至也无关个人的级别,有关的是制度和权势。我虽然不在教育界工作,但学界有不少朋友,而且工作也常有来往,情况略知一二。——资中筠
大学“评估”弊大于利
(本文首发于2008年)
 
由于一家大学领导对一位教育部考察组的秘书敬礼有加,并与之合影,惹得网上又热闹一阵,甚至出现“合影门”事件之说。文章做在“美女秘书”上,以致于那位无辜的女生名字无端被与一......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02日 11:08

音乐,是听的书——早春三月到天津弹琴

音乐,是听的书——早春三月到天津弹琴
上一篇发出我3月4日在天津的讲话“我的音乐故乡是天津”,提到3月3日的一场音乐会,现放出音乐会的视频链接。这场音乐会别开生面,欢快热闹。见证了我讲的天津丰富的音乐生活,不但过去如此,现在仍然非常活跃。——资中筠
 
 
上一篇发出我3月4日在天津的讲话“我的音乐故乡是天津”,提到3月3日的一场音乐会,现放出音乐会的视频链接。先略加说明:
 
这场音乐会是“天津成人钢琴学会”主办的。顾名思义,是业余爱好者的组织,都不是专业人士,参与者完全出于热爱钢琴。这一组织历史悠久,会员已不止一代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