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资中筠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8年08月20日 16:58

陈乐民诗抄

陈乐民诗抄
今日所录陈乐民诗抄为日记中所记。——小编
(日记中所记,画与书法上的不在内)
文|陈乐民
 
自悦
 
晚年犹好动,尘世不关心。
半世勤劳作,间休返朴真。
晨昏享黍粟,午过濯衣襟。
极恶言空理,吟歌尽古音。
——读王维诗有感,步其韵得之
 
初冬一场雪,大地洗纤尘。
多病似非病,无神胜有神。
新书焉可信,旧史亦失真。
老至频发问,解疑何处寻?
 
2002年7月27日
近......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6日 11:57

资中筠:《20世纪的美国》后记

资中筠:《20世纪的美国》后记
美国的兴衰问题,以及美国何去何从,又提上日程了。尽管发生了许多新情况,本书第十章对这个问题的分析基本有效。现在根据作者进一步的思考再做一些补充。本文为《20世纪的美国》后记,因篇幅较长,为节省读者时间,有所删节。——资中筠
美国的绝对硬实力,不论看来遇到何种困难,还是遥遥领先于世界其他任何国家,并将继续相当一段时期,而美国的软实力较之二战后巅峰时期的确有所削弱。本书主要关注的是其软实力。
 
软实力的来源和缺陷
 
可称为美国特色的软实力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作为民主国家的榜样效应;
2、......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1日 15:34

资中筠:论“中国例外说”

资中筠:论“中国例外说”
中国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受伤害的大国,从这一立场出发,在国际事务中强调以下道义原则:争取平等、反对强权(现在更多提“霸权”);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反对外国干涉和支持国内分裂势力;主权高于人权。
——资中筠
中国人在国际关系中的世界观
——兼论“中国例外说”
(本文首发于2000年)
(在美国一次国际论坛上讲话,原文为英文,作者自己译成中文)
 
西方......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06日 17:00

资中筠:实现舆论监督的奋斗史

资中筠:实现舆论监督的奋斗史
美国媒体是否还能发挥当年的作用,美国的民主制度是否还有足够的活力自我完善,都面临考验。再说,新闻媒体现在自己已经是一方权势,而且是产业集团,那么也就会遵循权力造成腐化的规律,其自身也有一个净化问题,谁是监督它的有效力量呢?
——资中筠
《美国新闻史》读后
(本文始发于2001年)
 
在美国,新闻媒体已被公认为堪与“三权”并列的“第四权”。笔者在论述美国20世纪的渐进的改良时,曾把社会批判运动列为这种改良的三大组成部分之一,其中报刊媒体又是社会......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02日 09:41

资中筠:“非典”再反思

资中筠:“非典”再反思
最近举世瞩目(联合国卫生组织都关注了)的疫苗事件,引发了对调查记者尊敬与怀念的文章,我十分有同感。想起了2003年那场瘟疫,我对凭医者的良心首先挺身而出揭露了疫情的医生充满敬佩和感激。但是这位立了大功的医生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奖励,随之却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今重发旧文,希望从掩饰、压制揭露真相者的态度到公开正视,负责解决,能有所长进。
——资中筠
 
(本文始发于2003年)
 
不寻常的春天,一场不寻常的瘟疫过去了,城市恢复了常态,带着原有的活力、熙攘、嘈杂和陋习。不久前的灾难似乎已经了无痕迹。原来在情况最严重时,人们在欢迎一种新......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30日 12:01

资中筠:美国进步主义时期的“耙粪文学”

资中筠:美国进步主义时期的“耙粪文学”
近来由于某件关乎人民健康的大事,出现一篇 “向曾经为我们挺身而出的人们致敬”的文章,我读后十分感动,并深有同感,对文中提到当年一批勇于,如有良知的新闻界、法学界和医学界人士等,深怀敬意。可惜,这篇文章现已看不见了。对于自家门口之事多说也发不出,还是讲讲他山之石。
——资中筠
名垂青史的调查记者
 
本月初在拙著《二十世纪的美国》的发布会上,我曾简单提到二十世纪初期美国“进步主义运动”的重要性,现在想就其中“耙粪文学”的作用作进一步阐述(部分内容摘录自本书)。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6日 19:23

资中筠:说真话为什么这么难?

资中筠:说真话为什么这么难?
我还是把新闻与历史相提并论,如果说,一句真话能改变社会,恐怕有所夸大,但能照亮民众的心智,善莫大焉。不断地揭露真相,集腋成裘,亮光就会逐步驱散黑暗,不但照亮今人,而且惠及后世。今日之中国,坚持说真话仍然任重而道远,同志仍须努力!——资中筠
新年伊始,人民日报微博说今后要“努力说真话”,引起热议。《中国新闻周刊》600期策划也提到,一直在“努力说真话”。我特别欣赏的是“努力”二字。如果那家媒体底气十足地说:“我们一贯说真话,今后也将保证只说真话,不说假话”,那么这句话本身就足以让人对它以后所说的每一句话的真实性发生怀疑,因......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3日 10:27

资中筠:2003年中国与世界——借压力促改革

资中筠:2003年中国与世界——借压力促改革
15年前旧文,有些内容似仍未过时,重发以供读者参考。——资中筠
 
一段时期以来,国际上对中国的议论从“中国垮台论”到“中国威胁论”以及“21世纪是中国世纪”等等林林总总。如果冷静地对待各种“好话”、“坏话”,尽管有的片面、偏颇,甚至出自偏见,其依据未尝不值得考虑。究其实质,盖由于中国目前所处的过渡阶段刚好使它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复杂而微妙:第一,自20世纪70年代末确立改革开放的大政方针以来,中国的变化确实为百年所未有,近年来经济增长势头强劲,特别是扩大占领国际市场,以及城市建设变化迅速,令举世瞩目于中国的“崛......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9日 17:32

谈庆明:没有“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谈何科学

谈庆明:没有“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谈何科学
题记:本文是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退休研究员谈庆明先生写给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退休研究员张森根先生的书信,经张森根先生授权,在“资中筠”的微信公众号转发。
——小编
 
森根兄:
 
你的来信推荐我读《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发表的一篇好文章《除了那些核心技术,我们还缺什么?》。我也收到多位朋友转给我这一文章,有的打上括号“深度好文”。我已经阅读。我理解大家称“好”,大概在于两点:
 
1、对我国科技现状说了真话。
2、指出我国科技落后的三个原因。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6日 21:02

资中筠先生与赵梅对谈|《20世纪的美国》发布会实录

资中筠先生与赵梅对谈|《20世纪的美国》发布会实录
2018年7月8日,资中筠《20世纪的美国》新书发布会在商务印书馆举行,现场来了很多资先生朋友和热心读者。资先生首先对这本书的来龙去脉做了说明,同时谈了自己的美国研究的独特视角。活动下半场,资先生和《美国研究》执行主编赵梅女士做了对谈,今天刊发资先生和赵梅女士的对谈,更深入地展开关于“美国何以兴”的话题。——小编
 
资中筠|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美国研究所前所长
赵梅|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美国研究》执行主编
 
赵梅:谢谢资老师非常精彩的演讲。我非常荣幸能参加资老师的新书发布会,也感谢......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2日 11:52

资中筠:《20世纪的美国》新书发布会发言

资中筠:《20世纪的美国》新书发布会发言
2018年7月8日,资中筠《20世纪的美国》新书发布会在商务印书馆举行,现场来了很多资先生朋友和热心读者。资先生首先对这本书的来龙去脉做了说明,同时谈了自己的美国研究的独特视角。这本书主要研究的是美国的软实力,而不去讲大家都知道的政治、经济、军事等等。后者实际上是结果,而“因”是美国的整个制度和文化。下半场,资先生和《美国研究》执行主编赵梅女士做了对谈,因为篇幅关系,对话下期刊发。——小编
我先介绍一下《20世纪的美国》这本书的来龙去脉。这本书最早是《冷眼向洋——百年风云启示录》的第一部。《冷眼向洋》缘起于20世纪90年代末,当时各行各业都在回顾和总......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9日 14:25

资中筠: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

资中筠: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
总统的作用究竟有多大?一些历史上发生重大影响的总统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回顾美国43位总统的历史,总的说来,应该是“时势造英雄”。美国的制度决定了个人的权力和作用有限。所以不止一位总统遭暗杀或猝死在任上,或被迫辞职,由缺乏经验和准备的副总统仓促接任,并没有对政策发生重大影响。——资中筠
美国总统的个人作用
(本文首发于2005年)
 
每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选举不但是美国的大事,而且举世瞩目,成为全世界媒体追踪报道,分析、猜测的热......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5日 16:32

资中筠:关于雷海宗先生二三事

资中筠:关于雷海宗先生二三事
在雷先生百年祭之际,他的门墙桃李为恩师整理出版著作,撰文彰显他的道德文章,是大好事,对后学青年应该教益匪浅。用俗话说,可以告慰于泉下。但是事实上,在泉下是无知的。而且那原本可以继续发扬其学与识,为民族乃至世界文化作出贡献的年月已经永远流逝了,又岂独雷先生为然?——资中筠
 
(本文首发于2003年)
 
读《博览群书》2003年第7期刊登的一组回忆雷海宗先生的文章,对这位一代史学大师的博大精深和创见更增加了了解和景仰。同时想起与先生有关的两件事:
 
我的专业不是历史,没有荣幸成为雷先生的亲炙弟子。只是1948年下半年在......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2日 11:55

资中筠:“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也谈学术腐败

资中筠:“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也谈学术腐败

学术界应是最后一片净土,如果连这一片净土都守不住了,还剩下什么呢?目前尚有“迂阔”之士为之忧心忡忡,为之痛心疾首,为净化学界而鼓与呼,再过一代或数代后,还有这种呼声吗?——资中筠

(本文首发于2003年)

从有一位知名学者抄袭之事引发出关于学术腐败的讨论已经进行不短时间了。在这期间有一句庄子的名言一直在我脑中回荡:“窃钩者诛,窃国者侯”。首先我必须声明,想起这句话决不是为抄袭行为开脱,此风......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8日 09:29

资中筠:一代风骨今何在?

资中筠:一代风骨今何在?
保持人格独立,如果十分容易做到,不需要顶住压力,也就无所谓坚持了。而在中国几千年的特定条件下,却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甚至以命相争才能守住的。压力不言而喻首先来自权势,所以“坚持”的另一面就是不畏权势,从孟夫子的“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我得志弗为也”,到魏晋名士的特立独行,都有藐视王侯、不畏权势的特点。来自另一面的压力是“俗”,要“坚持”就必须不随俗、不媚俗,不与“潜规则”同流合污。在上下左右的夹缝或夹击中坚守自己的“志”,保持人格完整,心灵自由,方显其风骨之可贵。——资中筠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5日 09:25

资中筠:《20世纪的美国》修订版序

资中筠:《20世纪的美国》修订版序
《20世纪的美国》新版终于出版了。上一版已脱销近两年。现在经过修订,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先发新版《序言》说明来龙去脉。——资中筠
 
本书最早是作者与陈乐民共同策划并主编的《冷眼向洋——百年风云启示录》的第一部,初版于2000 年。《冷眼向洋》是对20 世纪的回顾,分美国、欧洲、俄罗斯、国际政治四部分,由四位作者撰写。2007 年四部分别单独出版,但仍标明属于《冷眼向洋》书系,美国部分经过较多的增补,命名为《20 世纪的美国》。
 
 
最初起意写这样一部书是得到汪道涵老先生的启发。1997 年作者与陈乐民......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1日 13:56

资中筠:从“社会达尔文主义”说起,兼及中国国情

资中筠:从“社会达尔文主义”说起,兼及中国国情
作者识|离本文发表已过去16年。文中所列举的国情已有不少变化,但基本问题性质未变。关于何谓“社会达尔文主义”仍有许多模糊认识。把它等同于自由主义的误解仍然存在,不过已不是主要的。另一方面的误解却更普遍,即把种种恃强凌弱、暴力执法、强拆强赶,以及其他滥用公权力侵犯公民基本权利之事,也统称之为“社会达尔文主义”。因此更有澄清观念之必要。——资中筠
 
(本文首发于2002年)
 
过去,本人对于社会达尔文主义没有给予过关注,首次在著作中涉及这个问题是在2000年初版的《冷眼向洋-百年风云启示录》一书(单独再版后题为《二十世纪......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8日 19:18

陈乐民:育英中学杂忆

陈乐民:育英中学杂忆
育英的教育是全面、均衡发展的,文理并重,在文的方面,同样是中西并重的。历史、地理类课程都体现了本土的优先地位。毫不夸张地说,我许多基础的知识是在育英发蒙的,这种教育起的是“润物细无声”的效果。——陈乐民
 
育英中学杂忆
文|陈乐民
 
我是1948年从北京育英中学毕业的。那时北京有四座有名的教会学校是育英(男)、贝满(女)、汇文(男)、慕贞(女)。
 
 
 
我在学校期间不是成绩优......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4日 09:59

资中筠:讲和也需要英雄——由拉宾之死想起的

资中筠:讲和也需要英雄——由拉宾之死想起的
但愿拉宾的血能唤醒两个民族的良知和理性,成为促进和平进程的动力,避免更多的流血,而不是相反,使举步维艰的和谈横生枝节,则中东人民幸甚,世界和平多一分保障。不论如何,盖棺论定,拉宾总理将以和平烈士载入史册,同时他也该是以色列的民族英雄。——资中筠
 
讲和也需要英雄——由拉宾之死想起的
文|资中筠
(本文首发于1995年)
 
以色列总理拉宾遇刺身亡,举世震惊。我在震惊之余却也不觉得太意外。因为最初在电视新闻中见到拉宾与阿拉......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1日 10:22

资中筠:关于阿瑟·米勒的点滴回忆

资中筠:关于阿瑟·米勒的点滴回忆
阿瑟·米勒被定位为“美国进步作家”,因为他在麦卡锡时期曾受传讯并坚决抵制,60年代他积极参与反越战运动,签名反对核武器等等,一直活跃在美国左翼自由派作家圈子中。他的作品如《推销员之死》也被认为是深刻揭露资本主义制度的残酷性之作。与后来在中国上演时评论者多从个人悲剧的角度的理解截然不同。——资中筠
 
关于阿瑟·米勒的点滴回忆
文|资中筠
(本文首发于2007年)
 
大约是1978年春,阿瑟·米勒夫妇作为对外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