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资中筠 > 爱国情怀——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在国博展出

爱国情怀——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在国博展出

旧年岁末,我应邀参加了在国家博物馆举行的章乃器先生捐献文物展开幕式。展品主要有青铜器、玉器、瓷器,虽然只是所捐的一千多件文物中的一小部分,却都是极为珍贵的精品,足见藏主的眼力和文化底蕴。先由国博馆长吕章申先生致开幕辞,章先生的哲嗣立凡讲话。章乃器先生作为爱国民主人士知名度甚高,其生平丰富多彩,建树甚多,但是现在的年轻人或许已知之不多。这次国博举办捐献文物展,从某种意义上也重新肯定其历史地位,唤起人们的注意。章立凡先生对乃父的生平为人,以及捐献这批文物的意义,做了言简意赅的介绍。今征得他的同意,发表于此。——资中筠
 
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开幕式发言
 
章立凡
 
吕章申馆长,各位嘉宾,各位旧雨新朋:
 
 “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开幕了,今天出席开幕式的,有政、商、传媒界的嘉宾,有学界师友和老同事,有文博部门的专家和管理者,以及相知多年的至爱亲朋。
 
今年是先父章乃器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吕馆长为本次展览题写了“爱国情怀”四个字。我荣幸地邀请到先父故旧李根源、李济深、卢作孚、李公朴、张申府、资耀华等先生的后人出席。缅怀先辈,就是要不忘他们爱国家、爱民族,追求自由民主的初心。
 
今天展出的这批文物,有一些是先父早年捐献,大部分则是“文革”结束后捐献的千余件文物中精选出来的。当年接收这批文物的博物馆负责人胡德平先生,今日也在此重聚。
 
先父很早就钟情于文物考古,但在动荡的社会环境下,他将主要精力投入民主政治活动和实业救国,1949年以后才开始有系统地收藏文物,逐渐成为一位收藏家。故宫博物院前院长郑欣淼先生曾谈到,章先生的收藏门类比较齐全,“几乎涉及到古代生活的各个方面”。今天展出的部分青铜器、玉器、瓷器、铜镜、印章等系列文物,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这种按门类系统收藏的特色。
 
父亲生前曾经谈到自己在收藏过程中“以文物为师”的心得:“我把这些古董看做是中国的文化艺术来欣赏研究,它是我精神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是我学习提高文化艺术科学知识的好老师”。他生前曾向故宫博物院等机构捐献重要文物千余件,并表达了藏品身后归公的愿望。甚至在遭遇不公正待遇的境况下,仍坚持守护文物,对拆散藏品系列的粗暴做法据理抗争。
 
前辈收藏家中,不乏具有人文精神和家国情怀的人。他们默默地搜集,却没有把收藏当成私产,慷慨地捐赠,但不是为了名利。将文物视为全民族的文化财富,这样的社会公益心,在那一代人中是相通的。家族的收藏很难延续到三代以上,先父将文物捐赠给公立博物馆,是对人生一种有预见的安排。通过社会奉献,不仅文物的价值不至湮没,同时也延续了自身的文化精神,可谓求仁得仁。
 
历史上文物的聚散与毁灭,多与社会动乱有关。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各种政治运动不断,收藏和捐赠被加贴了不恰当的政治标签。1966年爆发的“文化大革命”,在“大破四旧”的口号下,中华文物遭遇了一场空前浩劫,道德文化出现了断层,前辈收藏家们文化精神的传承被斩断。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本次展出的文物多数捐献于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是一个朝野有共识、全民有理想的年代。家人既有对十年浩劫的痛苦记忆,又有对先人系列收藏的珍惜。将家藏托付给国立博物馆,亦不乏安全上的考虑,祈望文物得到永久的庇护。
改革开放后,民间收藏随着经济发展而复苏,但收藏家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目的性日趋功利,公益心日渐淡漠,收藏越来越趋同于投资。社会收藏和捐赠观念发生变化,正常的人和事,反倒变得不正常起来。
 
纵观一个甲子以来的社会变迁,前半段是众多私器汇入了一个巨大的公器,后半段公器发生变化,相当一部分又转为私器,把持公器谋私也成为一种社会顽症。
 
文物捐赠的基点是信任,社会信任危机也必然影响到公益捐献。举办捐献文物展的示范意义在于,通过博物馆、观众和捐赠者的互动,昭示文博机构的社会公信力。
 
古人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为物所喜者也会为己而悲。收藏无非是一个曾经拥有的过程,但不可能永远拥有。若古物曾与你有缘,把玩之间获得了愉悦,已然足矣。如不遇天灾人祸,文物会一代一代流传下去。在每一件古物上,都驻留了无数人物和家族的信息,隐藏其间的盛衰荣辱、悲欢离合故事,或许我们永远无法得知。
 
岁月流光,睹物思人,父辈的收藏与人生给我的感悟是——平淡的生活才是真正洒脱的。一如徐志摩《再别康桥》诗中所云:“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2017年12月28日
 
 
关于章乃器捐献文物展
 
章乃器(1897—1977年),浙江青田人,我国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民族资本家、经济学家、文物收藏家。章乃器早年就对文物收藏有所涉猎,在收藏实践中,他练就了一双独特的识宝慧眼,还虚心向文物收藏大家求教。在20世纪50年代初的短短数年时间里,章乃器就已经收藏了大批历史文物,涉及到青铜器、玉器、陶瓷、铜镜等多个收藏门类,其中不乏精品。
 
1953年12月,时任粮食部长的章乃器致函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局长郑振铎,表达了自己捐献文物的意愿。1954年初,专家们筛选出了其中一部分精品,分别入藏当时的北京历史博物馆(1959年改名为中国历史博物馆,即今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前身之一)和故宫博物院。
 
此次展示的110余件文物是从章乃器及其家属捐给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文物中精选出的,分为吉金重宝、照鉴古今、玉器之美、陶风瓷韵四大部分,包括青铜器、铜镜、玉器、陶瓷等,上至新石器时代,下到清朝。
 
章乃器的收藏范围十分广泛,除了青铜器、铜镜、玉器、陶瓷这几个大项外,还有印章、漆器、宗教法器、文房用具等;除了中国文物外,还收藏了一批日本文物。作为辅助展品,本次展览还展出了少量具有历史研究价值的杂项文物,如晋“广武侯印”铜印、宋“北极驱邪院印”、明宣德金刚铃、清“纯一堂”玉印、(日本)黑漆铺首小碗等。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