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资中筠 > 世界与中国都面临转折——重发2012年讲话

世界与中国都面临转折——重发2012年讲话

“现在放眼全球我们这个世界很不太平,这里也发生危机那里也发生暴力,好像硝烟不断,到底应该怎么样去看这个问题呢?或者我们的世界到底要走向哪里?”本文是资中筠先生2012年于华中科技大学的演讲。

——小编


近年来冒我名的文章、讲话不断流传。连照片、场所,也可以伪造。例如让我的头像出现在我从未参加过的某种标准模式的会议上,同时放一篇以我的名义,却不是我的发言。实在不明白那些不惜用高科技手段公开侵权的人们是何居心。此类事屡见不鲜,我无法一一澄清。许多朋友也已了解此情况,所以常常发一篇过来问:这是真的吗?

最近流传一个我关于世界形势的视频讲话,那倒是真的。那是我2012年在武汉的一次讲话。背景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绿公司年会”,那次的主题是“思想的盛宴”,地点在武汉。讲话嘉宾共有10人,我大都不熟悉,记得名字的有柳传志、俞敏洪、张维迎等。

我本非企业界人,也非经济学家。凡参加企业界的活动,大多是应邀讲公益慈善问题,这是我研究的领域之一。但是这次主办方要求我讲国际方面的问题。我刚好有华中科技大学讲座之约,于是就顺水推舟在同一时间段到同一城市,讲同一主题。

湖北方面很重视这个会,好像是他们招商引资的一个机会,安排在湖北电视台播出,每人只限讲十分钟,所以视频中的主持人是湖北电视台的。但是结果,我的发言未见播出,我对此类事早已不在意,原因亦未过问。隔天就在科技大学就这个问题讲了一个多钟头。他们记了录音稿,经我审阅。那个视频我本人没有见过,而且早已忘记。不料时隔多年,不知从何渠道又流传出来,网上随时可搜到。有朋友提出,除了那压缩至10分钟的讲话外,希望看到我自称可讲一个半钟头的全文。于是检点文件夹,发现在科技大学讲话的记录稿还在,现重发于此。

毋庸赘言,这是2012年未加修改的发言。自那以后,国内、世界又发生了许多变化。我也发表过其他的论述。这篇讲话哪些内容还有参考价值,哪些已过时,或者哪些本来就是空想,任由读者评说。

世界与中国都面临转折

2012年于华中科技大学演讲

资中筠

现在放眼全球我们这个世界很不太平,这里也发生危机那里也发生暴力,好像硝烟不断,到底应该怎么样去看这个问题呢?或者我们的世界到底要走向哪里?

一、方今世界格局取决于国家内部的变化

在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上,世界就从来没有消停过,隔三差五的就会发生战争,要么就发生革命,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并不是现在特别不太平,起码现在也没有什么大的战争。现在发生的各种各样的危机,动乱,社会的动荡也好,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

我觉得跟过去历史相比,我们这个时代有一个特点:过去常常是一个世界的格局,大国之间战争打了以后有败有胜,最后大家根据当时的力量对比,达成一个协议,也就形成了一个新格局。

比如对于研究国际关系史的人来说,最著名的就是威斯伐利亚条约定下来的国际格局;二战以后就是雅尔塔条约,雅尔塔格局,也维持了很长时间。这些都跟打仗有关系,打完了以后,再根据主要的力量之间达成一个协议,等于是瓜分世界势力范围。

但是现在跟以前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一个重要的国家或者一个主要的地区,其国内的变化会改变世界格局,而不是国际之间打仗来改变国际格局,而且特别是由于有了原子弹之后,大国之间的战争,特别是核大国之间的战争,几乎是不能想象的,而且基本上可以看出,除非哪个国家的领导突然发疯了,一般情况下,你别看言辞激烈搞得剑拔弩张,基本上核战争,核大国之间的战争是打不起来的。而因此改变世界格局的不应该是,也不是大国之间的战争,而是哪个地区和哪个国家内部之间的变化。

从雅尔塔格局来看,就是美英苏三个大国,在二战结束的前夕,根据当时他们已经达到的势力范围,签订的一个条约形成的格局。第一个对这个格局形成部分调整的事件,是1949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胜利,因为在1945年他们签订雅尔塔条约的时候,中国等于是在美国这边的势力范围,但是等到中共革命胜利,就变成了属于苏联这个阵营的,这个是一个微调,不过基本上没有改变大格局,因为主要划分是在欧洲。

从根本上改变了雅尔塔格局的,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整个世界的格局就完全改变了。这就是第一个内部变化改变了世界格局。这不是哪个国家和哪个国家打仗改变的,而且也不能够说,都是帝国主义阴谋颠覆,外部干涉的结果。包括现在各个地区、各国的内部矛盾,主要都是内部的力量造成的,外部的力量最多加以利用,或者插一手。

二、欧洲的福利制度面临的问题

那么现在我们再来看看世界几大地区,一个就是西亚、非洲,从埃及到巴基斯坦这一块儿,不断的动荡,都是它们自己内部的矛盾。各个国家各个地区都有它们不同的矛盾,但是在这个地区主要都是反专制、反独裁、反腐败、反社会不公等等,这些矛盾引起来的,还不完全是像过去这些地区的教派斗争,反专制、反腐败是肯定的,但是并不等于说,再建立新政权一定能解决这些问题,一定会更加民主、更加人道、更加现代化、更加平等,不一定。

反对的力量本身也不理想,甚至于更加落后。那么西亚、非洲这部分地区,反完了之后就会马上有一个比较更加现代化的新政权?不一定,可能会有一个非常曲折的过程。

欧洲和美国比较发达的地区,我们现在看到的问题一个是金融危机,一个是社会的很多矛盾。

成熟的民主国家,他们现在所面临的根本问题,宏观来讲还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就是资本和劳动者之间的矛盾。将近200年来,欧洲和美国在解决这个问题上已经相当前进了,他们已经建立了相当可靠的安全网,有了福利国家,有了一套机制来解决这个矛盾,包括工会和自发的博弈,每隔一段时期,劳资之间就讨价还价一次。政府也立法和规章制度来遏制资本的贪婪,这些机制和法律,已经相当成熟了。

那么现在到了新的阶段,这些东西又发生了新的问题。对于欧洲来说,我认为相当多的国家,福利制度用累进税,平均分配医疗保险和教育,本意是很好的,但是发展到今天出现了弊病:一个是福利制度尾大不掉,妨碍了效率,妨碍了竞争机制。也就是他有好多的法律是鼓励人们不工作的,其结果就是不能够刺激人们工作的积极性。

还有就是他们的法律制定得特别死,比如说没有特殊的原因绝对不能够解雇员工。这个跟美国不太一样,欧洲国家要想解雇一个员工是非常困难的,除非有非常特殊的原因,要是你效率不高工作不积极,不算理由的,这样的话结果受害的是谁呢?受害的是还没有工作的国民,因为企业不能解雇,就不能够雇佣新的人,这样的话就是投资方不愿意雇佣新的人,使失业率居高不下。

很多政治家都知道需要改革,但是他们这种改革是寸步难行的,因为他们稍微要改变一下现行福利制度,马上就有罢工潮,好几次都是如此。像法国,因为养老保险退休金,政府负债太多了,考虑能够延长一两年退休的年龄,方案刚一提出,马上就开始罢工了,有些还没有工作还没有毕业的学生也加入罢课游行。

这种文化已经在他们国家的观念里根深蒂固,但是归根结底还是政客在利用,很多政客都有一批工会的力量在后面,所以凡是执政党提出来的,反对党就煽动工会的人出来反对。这种情况受害的主要还是中产阶级,就是好好工作,收入还算不错的,但是绝不是大资本家那批人。

大资本家不在乎的,他们有几十亿的资产,税率高一点也无伤大雅。但是一个资深教授,他的累进税扣掉了以后,和讲师也差不多了,这当然不公平。这样的问题是具体的每一个国家应该研究的问题,不是绝对的根本性的危机。

现在欧盟还碰到一个问题,一些经济表现不好的国家,在扯全体的后腿。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因为它们发展扩张太快,因为欧盟的成立的基础是在大家都发展水平差不多,制度、文化也差不多的情况下,联合起来的。分久必合,欧盟本来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创举,但是这个过程是不会很顺利的,它肯定还会有很多问题,这是欧洲现在所面临的问题。

三、美国两极分化尖锐化和虚拟经济的畸形发达造成新的危机

那么美国现在面临什么问题呢?美国200年以来一直就是在不断的改革,一直是公平和效率之间如何取得一个平衡,在这方面一直做的还不错,它的福利还没有影响效率。但是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后,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了,社会的不平等越来越严重,又到了新的必须改革的时期。

美国这个制度的自我纠正机制是比较强的,因为它有各种条件使得各种力量在里面互相博弈,到了一定程度政府就要出面,遏制一下那个最强势的,例如上世纪初出台反垄断法和一系列保护劳工权利的各种法律。现在碰到了几个新的因素,一个新的因素是全球化的背景。

过去没有这样的全球化,虽然也有国际贸易、出口、进口等等,但是总的说起来,经济实体是在一个国家里头,所以这些矛盾都是在一个国家内解决。现在的矛盾是在全球化背景下产生,有一个特点:资本是可以自由流通的,劳动力是不可以自由流通的,你想去哪个国家人家不让进去,可是投资是可以自由流通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本来美国的劳工和资本方之间已经有了一个框架,每到一定的时候劳工不满意了,它就罢工或者提出来一些抗议性的口号,或者是要求跟资方谈判。现在资本可以流通到其他国家,就是说你罢工,对我没有威胁了,我就可以解雇你,我投资到中国去,还有其他的国家,但是中国是首当其冲,因为中国的人实在太多了,影响力就大了。

所以前些年我们看到的就是跨国资本在中国,用中国的低价劳动力,而且中国是低监管,比如说其他国家有对关于环保的要求,关于劳保的要求等,但是在中国要求较低,资本就可以不顾国内劳工的不满,这样就削弱了美国国内劳工的谈判权,从而也削弱了美国的自我纠错机制,因为美国的自我纠错机制建立在劳资平衡的力量上,劳工在法律上有保证,他完全有结社的自由、有罢工的自由、有谈判的自由,但是他们的罢工已经威胁不到投资方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国内的劳工谈判权就削弱了。

还有一个新的因素,虚拟经济大大脱离了实体经济。过去200年来,美国华尔街的金融危机每隔多少年就会来一次,最长的繁荣大概也就持续十几年到二十年,每次危机怎么样能够复苏呢?依靠新的产业的出现。新科技发明带动了新的实体经济出现,于是就使得股市的泡沫结束了。

出现一个新的特别赚钱的产业,大家都去投资,买着买着就买过了,股价虚高到一定的程度脱离了原来的产业表现,又开始发生危机了,然后大家就纷纷地卖掉这个股票,又跌价了。然后下一步,又有新的产业,周而复始。

例如19世纪,开始的时候铁路发展特别赚钱,下一个就是电、然后是通讯(电报的发明)……等等,到20世纪末的新兴产业是IT业,然后IT业也发生了泡沫,所以我们就看到实际上所谓的这个循环的经济危机是螺旋上升的,每一次经济危机带动新的经济出现,所以这么多年来美国的经济快速发展。不光是美国,欧洲经济也是这样发展壮大的。所以必须要有实体经济来带动结束泡沫。

现在的问题就是虚拟经济太发达,金融衍生品也越来越厉害,一直到最后投资者与原来的创始资本隔了六层、甚至十层。这样离实体经济越来越远。在正常情况下,公司业绩表现好的时候股价就上升,表现差的时候股票就下降,现在股票的上升和下跌跟公司的表现没有关系了,那些华尔街的大佬们发明了一轮一轮的衍生品,忽悠公众。所以还得靠一个新的产业才能真正复苏。

现在还产生一个新的特权阶层、特别赚钱的阶层,就是各个大企业的高管,过去赚钱的是大老板,谁投资谁赚钱。而现在,这些高管们操纵他人的资本,炒高股票而不必改善产品,自己也从中得利。这都说明他们的经济体制离公平渐远,除了劳工这方面的公平之外,即使是在资本市场里面也离公平很远,因为他不是因为你的业绩,这是当前的新现象。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这种深刻的危机,正在酝酿新的改革。

四、中国面临各种问题使得“制度改革”刻不容缓

再接下来就要讲到中国了。中国国内也有很多矛盾有很多问题,但是跟欧美不在一个水平上,就是说各自的发展阶段不一样,就像西亚、非洲那块,他们就是另外一个发展阶段,跟中国也不在一个水平上,各自有各自的问题。

欧美发达国家遇到的问题是后工业化、后现代问题,中国现在遇到的问题是现代化还没有全面完成,一只脚却被迫跨入了后现代。现代化市场经济非常的不成熟,因为没有法治保障,这完全是另外一个发展阶段的问题,在制度层面和发达国家不在一个水平上。所以我们不能说看到了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认为我们风景这边独好,别的国家产生了金融危机,民主国家受到影响,而中国好像安然度过没有受到冲击,所以说明中国的发展模式特别好,并引申到说明民主制度不好。

2008、09年的时候关于中国模式,连外国人都在称赞,可是到今天这样相信的人数正在减少,看到现实看到将来的危机会越来越多。别的国家民主出了问题,或者是说在争取民主的道路上都会出现许多曲折和复杂的情况,不等于说专制就比民主好,而且所有的动乱都是从腐败来的,而专制是绝对产生腐败的,一个专制的国家是不可能彻底反腐败的,这个已经被多次的历史所证实,专制的国家可以一时之间效率很高,就是他想集中力量做一件大事的时候,是可以做成的。但是这是不计代价的,社会不公是不可能随之减缓的。所以看事情的角度必须要清醒地定位我们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

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光是发展经济这一面也是难以为继的。我们一来就说GDP处于世界第二,中国人就喜欢排名次,从一年级排到大学,自己过得好就算了,还一天到晚去跟人家比。

因为从历史上来看,中国光计算GDP的话,1895年中国GDP就超过了日本,还是照样被人家打败了。辛亥革命后,一十年代、二十年代的时候,中国的GDP仅次于英美,高于法国、德国、日本,但是中国还是一个贫弱的国家,妨碍不了日本这样大举入侵中国。当然以人均来算的话中国更是一个非常贫弱的国家。

这就必须要用清醒的头脑来看中国的经济发展,还有中国这些年的经济发展,确实非常快。特别是城市面貌的改变,非常的了不起。但中国取得这么大的成绩,却付出了非常巨大的代价。哪个单位生产的产品,能源的耗费率都比别的国家要高出好几倍。

第二,就是破坏环境,环境的破坏简直就是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发生了很多的恶性事件,但是好像治理还是特别的弱,所以说这个问题现在是非常应该重视的,这不是一个小问题。还有一个就是我们靠的是廉价的劳动力,我刚才说美国得益于全球化赚了好多好多钱,中国也得益于全球化,中国卖给人家的产品,中国这么多年来改革开放以来,靠的是什么?靠的是欧美的市场,所以如果他们衰退了购买力下降了,我们国家的经济也马上会出问题。

很多人认为我们在全球化过程中受了剥削吃亏了,其实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的得益是最大的。但是中国的问题在于什么呢?在得益之后谁分大头谁分小头?美国也是这个问题,但是美国后来为什么凸显出来了?因为劳工心里不满就上街游行反对。还有就是因为他们原来生活比较好,水平比较高,有保障。

中国为什么显示不出来?因为中国人原来太穷了,底层劳工即使在整个大蛋糕里面争得了一点点的利益,也比以前要好得多。所以不管进城的民工受到怎样的歧视和不平等的待遇,他们还是比在农村的时候赚更多的钱了,赚到钱之后他们就能够使得下一代受到教育了。

所以开始的这一代劳动力,现在已经四十几岁的人,还是觉得他们的生活是改善了。但是下一代二十几岁的人,他们的机遇就没有这么好,而且他们的参照系也不是像过去一样的贫穷状况。他要横向比较,眼界也打开了,他就一定会感觉到这种不公平,而且这种感受会越来越强烈,另外一种不公平更加会凸显出来,所以中国现在所面临的问题是不容忽视的。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制度的问题,制度的改革刻不容缓。比如说毒大米,毒奶粉,毒胶囊,这些问题大家当然都可以骂,道德败坏,黑心商人,怎么能够作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这确实是道德在起作用,但是现在已经不是大家提高修养,就可以消灭这种现象。这是一个制度的问题,我不是说道德不重要,但是如果从小看到的事情都是这样的话,就熏陶不出高尚的道德来。

所以现在很多官员大讲文化,我觉得就是有意掩盖制度的问题,如果法律健全起来,严惩造假、做坏事的人,普遍的道德自然就会得到提升。大家感觉到,我要是做坏事就会遭到法律惩罚,首先他由于怕犯法就不会做,然后慢慢的自然成为一个守法的人。全社会守法成风,人的道德水平自然提高。

但是首先要有严格的法治,使坏人得到惩处,好人得到好报,才能鼓励人做好事。作为执政的一方,一定也是体会到一些非改不可的制度,否则好的政策很难推行。所以我们作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特别应该用冷静的头脑思考,下一步怎样建立我们的法治国家,人权得到保障的国家,用理性来思考,争取实现这样的一个社会。

五、科学与人类

最后一点还有一个更大的题目就是科学与人类。现在各个企业在社会责任方面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就是必须不能以破坏环境为代价来发展经济了。

科学造福人类还是祸害人类的问题,二十世纪初就有人提出来了,提出来的人恰好是科学家尤恩,他既是数学家又是机械工程师,同时他还是发明破译密码的专家。后来在他的晚年,他说了一句振聋发聩的话:“人类在还没有掌握自己之前,就先掌控了自然;先具备了掌控自然的能力,这个事情将要引起不可控制的后果。”

实际上科技是人类发明的,也是掌握在人类手中的。我认为科技对人类的破坏,一个就是军备竞赛,大家拼命用科技来改善自己国家杀人的武器,军备竞赛其实是异化了的科技;第二个就是破坏环境,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把整个的生物链都给破坏了。本来自然界有一个完整的生物链,但是现在也被破坏了。

所以简单地说起来,在全球化的背景之下,假如各国的有远见的政治家和企业家能够幡然悔悟,就是不要把你的聪明智慧和所有的能力都用在研制新式武器,而是用来研制跟环保有关系的,比如说清洁能源,还有其他各个方面的材料环保等等,还可以扭转这样一个恶性循环。可以把国际关系的军备竞赛改成良性的,在环保问题上良性合作,这个是有指望的,有可能会成为拯救人类的一个努力。

中国自从有了四大发明以后,大概有一千多年没有对人类做出有划时代的贡献意义。都是别的国家发明了以后,中国改善一下,做一些新的补充。例如别人创造了数字经济,我们做软件可以做得更好,但是软件的概念我们以前没有,是别人发明的。那么我希望在环保这一块上,中国人还是有机会为世界为人类做出自己的贡献。你们是学理工的,我希望你们这些学习理工的人,能够考虑一下这个问题,将来在选择职业的时候,创造发明的时候,考虑到保卫地球保卫人类这些问题。

作者为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历史学者。本文来源于作者微信公号“Zi-Zhongyun”。
 
 
 
资本主义发展到今天,早已不是最初丛林法则主导的资本主义。一二百年来经历了怎样的深刻改变?其动力是什么?纠错机制怎样起作用?今天遇到的新问题与以前有何不同?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