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资中筠 > 资中筠:《20世纪的美国》新书发布会发言

资中筠:《20世纪的美国》新书发布会发言

2018年7月8日,资中筠《20世纪的美国》新书发布会在商务印书馆举行,现场来了很多资先生朋友和热心读者。资先生首先对这本书的来龙去脉做了说明,同时谈了自己的美国研究的独特视角。这本书主要研究的是美国的软实力,而不去讲大家都知道的政治、经济、军事等等。后者实际上是结果,而“因”是美国的整个制度和文化。下半场,资先生和《美国研究》执行主编赵梅女士做了对谈,因为篇幅关系,对话下期刊发。——小编
我先介绍一下《20世纪的美国》这本书的来龙去脉。这本书最早是《冷眼向洋——百年风云启示录》的第一部。《冷眼向洋》缘起于20世纪90年代末,当时各行各业都在回顾和总结20世纪,而在国际领域,整个20世纪发生了很多大事,应该来回顾一下。所以我已故的老伴陈乐民和我发起做这件事。
 
实际上真正主导20世纪沉浮的,包括战争与和平、科技与生产的发展,主要是三大块:美国、俄罗斯(先是俄罗斯变成了苏联又变成了俄罗斯)和欧洲。所以《冷眼向洋》里主要就是总结这三大块,外加一块是整个国际局势。我写的就是“20世纪的美国”这部分。几年后,三联再出版的时候就把这四部分分别出版,我的这本书就叫《20世纪的美国》。前一版是2007年出版的,据说已经脱销很多年了,所以现在商务印书馆的领导和同仁又邀我出版。
 
 
现在已经进入21世纪了,但这本书的主题还是20世纪,需要隔一段时间才能看清,所以不能够把21世纪都写进去。但是又不能完全无视它的存在,所以新版加了一个《后记》,一直写到现在,所以新版比前一版多一个《后记》另外删掉了《总绪论》。总绪论也是我写的,是涵盖《冷眼向洋》全部,包括四大部分,但因为这本书只是写美国的,所以就把《绪论》删掉了。如果你们还有前一版本的书的话,别丢了,因为总绪论只是那本有,这本没有了。
 
 
我想讲一下这本书里我认为自己的独特的视角是什么。一般人想到美国总是想到它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就是我常说的“眼睛总是盯着华尔街和华盛顿”。但是美国很大,它之所以发展到20世纪,有着突飞猛进、繁荣富强的一百年,是怎么走过来的?我这本书主要研究的是它的软实力,而不去讲大家都知道的政治、经济、军事等等。因为我觉得后者实际上是结果,而“因”是美国的整个制度和文化。这是我写这本书的一个角度。
 
 
另外,我认为研究美国问题或者说国际问题的学者都不太关注,而我个人觉得自己比较有特色的,是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我特别强调20世纪初期的进步主义运动。因为资本主义社会有很强大的生命力,但同时它也经常产生非常尖锐的社会矛盾,因此它必须在不断的改良中前进。在20世纪初期,美国有一个进步主义运动,是全面的革新。如果没有这个革新的话,那么就是听其自然的丛林法则,就会发展成现在人们所误解的“自由资本主义”,完全弱肉强食,没有任何外来的规范。
 
20世纪的初期的进步主义运动是一个全面的改良,是全社会的各种力量,从下到上、从上到下,从精英到底层都参加的一次改良。没有这个改良,就没有美国后来的繁荣富强。这个方面我感觉人们注意的比较少。人们提到美国的改良的时候,一般只注意到小罗斯福,也就是30年代大萧条以后罗斯福“新政”,但是老罗斯福,也就是西奥多·罗斯福时期的改良较少注意(当然那个运动主要不是从上而下的,而是全社会的改良,并非以老罗斯福为主导)。
 
二是我提出的一个观点,就是美国对内行民主,对外行霸权,可以并行不悖。美国既然是一个民主的国家,而且是一个相当典范的民主,那么为什么它在国际上行霸权主义?
 
主要是两种看法。一种说法是说既然在国际上显得很霸道,说明它的民主是假的,美国根本就不是民主国家。另外一种人认为美国既然是民主国家,那么它在国际上打着民主的旗号所做的事情一定都是有道理的,都是为推动全世界的民主。我觉得这两种看法都不太对。美国在国内是真民主,这个民主确实是推动社会前进并且可以制止很多弊病的,但是不能因为它在国内民主,所以在国际上的一切强权政治的行为也是民主的。一般人往往把民主看成是一种道德的观念,就是说好人应该行民主,你既然是好人,那你在国际上也应该是好人,应该行仁政。但实际上民主不是好人坏人的问题,是一个制度的问题。美国设计了这么一个制度,有刚性的约束,在国内任何掌握权力的人不能够胡作非为。可是在国际上没有刚性的制度,联合国是一个软性的制度,可以有道义上的约束。所以国际上基本还是强权政治为主,原则上大国小国一律平等,实际上推行自己的利益的能力是不一样的。
 
三是我在书里解释了为什么在欧洲发展到相当程度的社会主义思潮在美国成不了气候。我所说的社会主义,包括社会民主主义,以及各种各样的以社会主义为口号批判资本主义的主张,也包括马克思主义,是广义的社会主义。这个广义的社会主义曾经在欧洲19世纪中期的时候达到高潮,可是传到美国之后就不能够成气候,说穿了就是没有为广大的劳工阶级所接受。为什么是这样?我这本书里也说了自己的一些看法。
 
四是美国未来何去何从。也就是近几十年来人们经常提出的美国兴衰问题。我提出了衡量美国兴衰的标准——对人才的吸引力、创新机制等等。有很多因素使它有很强的纠错机制,这个纠错机制到了20世纪末21世纪初是不是还能够继续?所以在第十章“9·11”之后的美国和《后记》这两章,我对于美国已经碰到什么样的问题和它的软肋在什么地方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资先生和学者崔卫平女士
 
美国的民主制度发展到今天,是不是应该再有一个进步主义运动?这是我经常跟美国人讨论的问题。一百年前的改良运动是针对工业化达到高潮的时候出现的问题,现在已经是后工业化、数字经济开始的时候,美国又是处于领先地位,有很强大的力量,但是出现的问题非常之多,所以我觉得美国应该再有一个大的改良才能够继续下去。那原来纠错机制的几股力量是否还起作用?我在书里也做了一些分析。
 
另外,我还有一个看法是美国是宪法立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全世界各种文化和各种宗教、各种历史背景下的人,带着他们自己的特点到了美国,他们凝聚力在什么地方?我们一来就说我们自古以来如何,我们的老祖宗怎么样,但是他们是没有共同的祖宗的,那么他们用什么东西来凝聚呢?就是宪法。你只要承认这部宪法,其他的你选择信什么宗教、爱吃什么饭、行什么样的礼仪、怎么过年,都没关系,你只要认这个宪法就行了。
 
美国的宪法是相当完备的,在各个方面都做出了限定。我另外有一本书里专门讲到美国立国的时候宪法是怎么产生的。美国宪法里最精髓的东西就是限权和保障公民的自由权利。它最怕的是出现专制,就是有一群人或者一个人权力太集中。所以它的宪法非常复杂而且看起来决策过程效率比较低,互相监督,所谓的分权制衡。
 
除了限权,宪法还要防止的另一个方面是多数暴政。美国不搞公投,它的普选也是渐进的,所以他选总统的过程也很复杂,外国人总是搞不清楚他们的总统是怎么选出来的,为什么这个州选民是多数,但是选举人是少数等等。但总之宪法制定了很多复杂的东西,就是为了限制多数暴政,不能说只要是多数你就干什么都可以。宪法里是有限制的。
 
宪法保证“四大自由”。四大自由是最重要的,在保证这四大自由的前提下,每个公民可以放手去追求幸福,也就是可以放手去发财,私有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政府要是干涉太多就是违宪。这样的宪法就包含了纠错机制。例如言论自由就保障了媒体和公众揭丑的自由,这是进步主义运动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力量。一旦有点问题,特别是有权有势的人如果有问题的话,马上受到彻底的揭露和无情的批判,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压制这个批判。
 
但后来我也慢慢发现,美国的宪法有不完备的地方,有几个问题是它没有注意到的,所以造成了今天的很多问题。一个就是种族问题,种族问题是制宪者明知故犯,因为当时已经有人提出奴隶制度和人人平等是不相容的。但是它那个时候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后来打了一仗才解决,这个大家都知道,就不去说它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它只注意到了保证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但没有注意到资本如果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强大无边,资本肆虐,就是说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华尔街如此之强大,所产生的种种令人诟病的问题,还有社会的贫富悬殊越来越大,两级分化严重的情况,怎么解决?这在的宪法里是没有的,是后来通过很多法律来慢慢解决的。这个问题在建国的时候没注意到不能怪那些开国元勋,因为那时候美国主要还是农业国还没有工业国,这些问题都是在工业化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才发生的问题,所以这是它没有预料的。
 
还有一个宪法没有注意到的,是当时的美国跟外部关系很少,它自己在美洲发展。华盛顿的遗训就是千万别掺和欧洲的矛盾。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都还不想去掺和,后期参加也是犹犹豫豫的,所以威尔逊总统自己发起的国联,却让国会给否了。制定宪法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二战以后,美国会变成独霸全球的国家。因此宪法中有关对外关系方面的条款非常简单而模糊。比如说总统和国会对于对外战争,到底谁有多大权力这个问题始终没有搞清楚。现在总统用兵的权力太大。国会只有在经费,也就是说在总统打仗需要军费的时候,可以有所约束。但是只要不是正式宣战,只是下了命令去炸哪个地方,这是没有法律规定的,宪法没想到这个问题。因为当时美国是一个很小的国家,根本没想到它要在美洲以外的地方去发展。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缺陷,造成了现在美国已经成为一个独霸世界的国家的时候,国内不知道怎么样来平衡这些力量。
 
美国的民主制度走到今天这一步,它有很多原来的优点慢慢变成了缺点,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比如说党派的斗争,本来两党互相制约是很好的,但是大家只顾党派利益不顾全民的利益,越来越撕裂了。用我们的话来讲,就是没有人识大体顾大局,全是为反对而反对。这是个大问题。
 
美国以及其他有的发达国家现在都面临一个大问题,就是中产阶级的萎缩。发达国家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最稳定的、最优质的力量是中产阶级,他们是文化水平最高的,而且也是最守法的一支力量,其精英比较能够超脱一点儿狭隘利益来考虑全民的问题的。我们常说这些国家是枣核形的,两头小中间大,但是现在出现了很大的问题,这个枣核慢慢在萎缩。特朗普能够上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中产阶级萎缩这个问题不一定解决得了。
 
在《20世纪的美国》这本书里,我想表达的就是这样一些想法。是我自己的一个视角。
 
 
很多人总希望我能够讲讲当前中美之间发生的事情,我坚决不讲。为什么?因为我是真的看不清楚,这些问题还在发酵的过程之中,有的涉及大的战略变化,而有很多具体问题是高度政策性的问题、属于“肉食者谋之”,不是我们普通老百姓能知道的。别看现在的网络铺天盖地,好像所有的人都了解美国,所有的人都是国际问题专家,连汽车司机也能跟你讨论半天,但我高度怀疑很多的资讯的真实性和客观性,我还得慢慢看。所以我所研究的,是从一个大的方向来看,而且就美国论美国,看它的发展历史是什么样子,先不讲别的。
 
但是美国应该说现在还是全世界最重要,也是最强的一个国家,任何第二位的都要比它差一大截,所以我们还得注意它的一举一动,特别是它在对外的一举一动对全世界都是牵一发而动全局的,我们还得关注。
 
资中筠为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历史学者。本文来源于资中筠微信公众号“Zi-Zhongyun”。
 
 
 
资本主义发展到今天,早已不是最初丛林法则主导的资本主义。一二百年来经历了怎样的深刻改变?其动力是什么?纠错机制怎样起作用?今天遇到的新问题与以前有何不同?
 
推荐 64